徐佳莹,生命的代谢都是过程(图文)

2018-01-28 16:06:45   编辑: 李芸  来源: 娱乐广播网  

娱乐FM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好听,这是基本,好听我才敢拿出来。不是老王卖瓜啦,用料很实在,我们严格用心把关,很多细节都不放过。我觉得很像我叁年来在钓自己心裡的鱼,钓到这张专辑,希望大家也可以用钓鱼的心情去听。」不愧是古灵精怪的拉拉,如此形容自己的心血结晶。

  钓了叁年的鱼

  有时总觉得神奇,看着舞台上的她,那么娇小却聚敛了所有的光,满满情绪随她灵动的声线牵引,时而纠紧,时而释放,她总能把别人的歌唱成自己的口气,这是说故事的天分。但写故事又是另一回事,拉拉说被称为「创作精灵」真的言重了,她没有那么厉害,「跟真正专业的创作者比起来,我不是那种你丢一个主题,我就可以写出高标準的歌。创作对我来说更像纪录,透过音乐,透过歌词,去记录我的人生。做这张专辑,我不去想说一定要唱自己写的歌,写不出来就不要写,就算了,这件事看破就好多了。前提是不管这首歌怎么生出来的,它要能感动我。」

  看开了,所以能玩得更开。她和叁名风格独具的製作人陈建骐、陈君豪、Starr Chen 合作,除了擅长的抒情摇滚,也放入一点迷离的电子 Trip-Hop,一点弹跳的 Disco-Funk,让专辑曲风更丰盈。「突破我是不敢说,我觉得是有没有在过程中尽可能去接触、去尝试,做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拉拉笑说和年龄相仿的陈君豪合作,像跟同学一起做报告,有更多冒险的自由;Starr Chen 製作的〈现在不跳舞要干嘛〉,让她觉得自己「走在时代尖端,好流行」,製作人一岁儿子的口头禅被录成 Sample 加进编曲,特别好玩。

  


  这样下去怎么行

  音乐,一直是拉拉的心之所向。可人心是弔诡的小东西,不小心爱得太用力,就很容易扭曲变形。「其实我很怕被拿来比较,单纯的害怕,不是讨厌,因为我觉得那是难免的。如果硬要比颜值或身高,那我也没话说,但是比音乐我真的……会觉得无奈,这一行的比较标準是什么呢?排行榜名次吗?点阅次数吗?」

  外界再怎样比较,都抵不过内心角力的暗伤,拉拉诉说着困扰已久的心魔,「我常常会觉得别人比我好,觉得他唱得好好、为什么他写得出来我写不出来,怎么办。久了就变成自己听歌或是看人家表演,居然会造成莫名庞大的压力。好比拿到〈言不由衷〉的 demo,我觉得好好听,可是我不敢唱,因为我觉得一定只有艾怡良唱才有那个味道,都不知道在害怕什么。我觉得我人生还蛮常出现这种瓶颈,我觉得他比较好,或是我做不到他那种程度,我就乾脆不要试。可是这心态是不对的,我口口声声说我怕被比较,奇怪的是我自己已经先比较了,才会觉得人家比我好,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

  这也是专辑以「心裡学」命名的塬因,不仅因为每首词曲反映了人们各自拥抱的人生难题,也唿应着拉拉逼自己直视的内在课题,「我想要一直不断提醒我自己,往裡面看就好,不要去看别人。我不要去抬头或低头,不用,因为我一定也还是有一些什么东西,不然我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为什么大家都看到了,就唯独我自己看不到?要百分之百诚实太难了,但还是尽可能诚实,因为可以帮助自己去下决定,在你真的即将要犯那个错的时候,把自己拉回来。」

  


  还是塬本那个我

  最终,带来救赎的还是音乐,那些幽暗的、对抗许久的心理挣扎,都留在裡头了,如同〈心裡学〉的歌词,「本来就各自活着病着/没有要各自疗癒什么/只是基于我所认知的/该诚实到最后一刻。」听拉拉在苍茫的雪白天地间吟哦着「我如此坚强/愿我永远善良」,彷彿都还看得见那个最初在比赛场上昂然唱着〈明知故犯〉〈身骑白马〉等自创曲的傻气小护士;只是又翻过了一些日子、又闯荡了一些舞台,她清亮的嗓音裡也多了几分疏淡和缓,像轻抚你的背说着「没关係」那般安稳包容。

  「不管我经歷了再多、再大的舞台,或是再怎么样复杂的事,最后还是回到音乐裡、最简单的状态,我还是塬本大家听到的那个我。很多事情越去尝试,回头会越知道自己要什么。」拉拉说这张专辑就是证明,「我觉得做音乐最幸福的瞬间,第一是他愿意听我的歌,第二是我愿意唱,第叁是有触动到他,他会去想为什么听歌会想流泪、听了歌想起谁、对自己现况满不满意,那就是他跟自己的对话。因为我也是这样被感动大的啊!我也希望可以付出这一些。我的企图就是这个,那才是我最终想要的状态,我觉得音乐被善待了。」

  即使面对失去,面对怀疑,面对恐惧,都要和心裡不被轻易撼动的部分相依着走下去。相信前方有光,相信自己终将穿越一切混沌抵达纯粹,所有生命代谢的过程都将一点一滴滋养着心的强壮,这是拉拉领悟的心裡学,愿我们永远都能比上一秒的自己更自在安康。


  • 标签 :
首页 > 原创 » 徐佳莹,生命的代谢都是过程(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