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曰消息:

生于音乐世家,现代版“芳华”乐团歌手魏伽妮说她在陌陌解放了天性

2018-01-12 17:56:28   编辑: 王浩  来源: 娱乐广播网  

娱乐FM

 

  “我一激灵

  一激灵 一激灵 激灵

  一激灵 一激灵 激灵

  一激灵 一激灵 激灵

  ……

  你在干什么 你干哈玩意儿呢

  你脏 埋了姑汰的

  结巴 吭哧瘪肚的

  结痂 定旮巴儿了

  撒楞的跟我来学东北话”

  采访完魏伽妮之后,我去搜索了这首名叫《一激灵》的歌。

  或许是出于刻板印象,其实我很难相信一个民歌歌手会唱这样一首有些恶搞又有些魔性的歌曲。

  这首歌是她在直播中应粉丝要求学会的,“特别嗨,特别搞笑,”她评价道。

  唱歌是魏伽妮最大的特色和标签。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这位青年歌手现就职于中央民族乐团。这个对大众来说如雷贯耳又很陌生的机构,日常主要就是到全国各大音乐厅和各大高校等演出。简单来说,类似于电影《芳华》里的文工团,但中央民族乐团不需要集体生活、每日练功。

  

  提起中央民族乐团,我们传统印象中都是比较严肃、正经的形象,虽然伽妮表示这与陌陌这样新兴的张扬个性的平台并无矛盾,但作为一个“唱流行永远是有民歌味”的歌手,在7月开设直播前,她还是经历了两个月的心理对抗——对于怎么直播、播什么,她心理的疑问不停出现。

  反复看别人的直播学习,也不断试想着自己的直播。两个月后,魏伽妮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踌躇,下了大决心,硬着头皮上了。

  前几次直播,对于背景、设备、光,这样的细节都在不断试错,“一路到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每天都在改变一点点,有的是经过大家提出的一些要求,慢慢学会的。”

  比起硬件上更专业,更重要也更困难的是,与粉丝的互动。

  魏伽妮把功劳归功于时间,她和粉丝们拥有了共同的话题,“都是熟人”。

  但技巧的进步也是明显的,比如元旦当天,她身穿一件大红色的衣服,在直播中跟粉丝们说,“希望所有家人们,像我(身上这件衣服)一样红红火火,平安健康。”这本身就是一个花了心思的设计。

  现在提起自己的直播,这个东北姑娘的第一反应是“在上面就唱歌呗”,显得很轻松。

  在陌陌直播半年,谈及最大的影响和改变,魏伽妮几乎没有思考就给出了答案,“我现在对生活特别主动”。

  “在没有直播之前,我每天会偷懒,不够勤奋、不够精进自己,自从成为主播后,每天感觉时间都不够用。”魏伽妮的语气中透露出一点带着忧虑的幸福,“首先要学很多歌,还要知道我们家粉丝喜欢什么、关注什么,他们的爱好和的需求是什么,不断地去提升自己。”

  她分享打架子鼓的视频、专门去学魔术,“我担心每天都给他们‘吃馒头’太单一了,所以会想一些点子丰富直播内容,逗他们开心。”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民歌歌手,魏伽妮开始更多地学习流行歌曲,《贝加尔湖畔》、《永隔一江水》、《九儿》都是她的粉丝“点播”的热门歌曲,虽然这些歌大众耳熟能详,但是对魏伽妮这样唱《残花》、《新康定情歌》、《新小河淌水》、《永川我为你而来》等歌曲的歌手来说,需要更多时间去适应和学习。

  过去多演唱民歌或主题较为宏大歌曲的魏伽妮,开始逐渐适应现在大众更为接受的流行。2017年11月她的个人独唱会《华彩之韵》上,她的歌单里就有《贝加尔湖畔》和《永隔一江水》。

  “如果要按以前开音乐会的形式,我是不会唱这样的歌的,”魏伽妮说,“但是经历直播,我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歌,所以才会在音乐会上加了这样的歌。”因为工作经常下各地演出的魏伽妮说,过去是“走近”群众,现在是“走进”群众。

  不管什么样的风格都去碰一碰,变成她现在的生活乐趣。

  2017年9月,她在安徽卫视《耳畔中国》表演的佤族歌曲《加林赛部落》,得到了评委阎维文的赞扬,“我们欣喜地看到,专业学习唱歌的人,不强调单纯的方法了,她在展示自己。又结合流行元素,又有歌唱技巧,有大幅度的舞蹈动作,依然可以唱得很好,这就是功夫。”似乎可以窥探到不同风格在她身上融合的成果。

  “加林赛”意为狂欢,展示了一种摆脱束缚、回归本真的状态。魏伽妮告诉我,在直播间“我时而可以解放天性”,比起音乐技能的提升,这似乎是她更为重大的变化和收获。

  生于音乐世家,母亲是音乐老师,魏伽妮从小就在妈妈的要求和指导下学习钢琴。

  

  从四岁起,她的童年被钢琴占据,并不像普通的孩子一样,可以享受少年之乐。

  但她告诉我,其实自己并不喜欢弹钢琴。

  高中顺利从辽宁考到北京的中国音乐学院附中民族声乐专业,随后进入中国音乐学院。用魏伽妮自己的话说,她一直很顺利地走着音乐之路,没走什么弯路。

  工作后,除了唱歌,她很少跟朋友聚会,话也不多,她形容自己有时候“有点自闭”。电话采访前,她还两次问我,能不能微信对话、一问一答,这样她可以想得清楚点、说得好一点。

  六个月的直播过后,她发现自己的性格“慢慢地开了一点”。

  现在她会在视频里搭配着眼神演绎“我为什么不用上班?因为我家里牛啊……羊啊不用放”这样的段子,也会在直播中一口一个吃包子,更会唱过去完全没有接触过的网络歌曲《大叔不要跑》,“大叔啊大叔举高跟鞋合唱/说等到神灯出现就许下三个愿望/第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世界都和平/第二三个愿望就是希望升职加加加加薪”。

  放松、自如面对镜头的同时,她也在轻松、自如面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因为“直播和生活是相通的”。

  对于直播频次这个问题,魏伽妮显得很陌生,她回答的不是“基本每天都播”或者“一礼拜三五次”这样预想中的答案,她打开手机里的陌陌,一一对照直播纪录,给了我答案。

  “上个礼拜因为在准备一个比赛节目我很少直播,但是这个礼拜(12月) 27号、28号、29号、30号播了, 26号也播了,22、23、24号都播了。”

  作为陌陌的“兼职主播”,魏伽妮的直播时间并不固定,她强调,“有时间我都会播。”因为兼职带来的时间不固定,所以依然守护的粉丝让她格外珍惜。

  在采访中,她最常提及的就是“我们家”“家人”,她用这样亲昵的词表示对粉丝的亲切。在采访的最后,她还主动提出,希望我和她的粉丝们聊一聊。

  平日的演出工作主要集中在晚上七点半到10点之间,这意味着魏伽妮经常错过陌陌的黄金直播时间,但是下了舞台回到酒店,她也会播,经常的直播时间都在12点以后。

  

  在一开始,即便每次凌晨一两点下直播,她也会逐一发消息感谢给他刷星光值的粉丝,基本都会熬到凌晨三点才能睡觉。现在粉丝多了,精力实在有限,她就发布上榜的名单,统一发一段话感谢。回顾初期兼顾主业副业平衡的日子,她的语气里依然能听出疲惫,“每天熬、熬得不行。”

  不过,她还是非常庆幸,因为“自己成长了、进步了”。

  新一年,她希望自己在线上线下都走得更为稳健,“线下走得非常好,也不会忘了陌陌上的朋友。”

  • 标签 :

延伸阅读

首页 > 滚动新闻 » 生于音乐世家,现代版“芳华”乐团歌手魏伽妮说她在陌陌解放了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