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FM · 科技广播 · 首页 > 科技 > IT > 河北婴幼儿奶粉团体标准引关注,压抑20年的湿法工艺能否复兴?

河北婴幼儿奶粉团体标准引关注,压抑20年的湿法工艺能否复兴?

时间:2021-01-29 23:50:11  来源:科技综合  阅读次数:

  自2月1日起,由河北省奶业协会发布的3项婴幼儿配方奶粉地方团体标准将实施,标准中“所使用的原料生牛乳应来自自建奶源基地”的要求成为关注焦点。

  有业内人士认为,该标准是为河北省内的几家婴幼儿奶粉企业量身定制,所有婴配粉企业都做全产业链并不现实,且生产工艺没有好坏之分,决定奶粉品质的核心仍在配方。

  也有资深渠道商告诉新京报记者,与20年前干法工艺盛行国内的状况相比,目前采用生牛乳为原料开展湿法工艺的婴配粉企业数量并没有增多,但飞鹤、伊利、君乐宝几大国产奶粉头部品牌的市占率不断提升,且产品多采用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这就在规模上形成了优势。随着几大品牌不断进行消费者教育并以此作为产品区隔,湿法工艺、湿混工艺或逐渐成为趋势。

  河北奶协团标引行业关注

  2020年12月31日,河北省奶业协会发布《婴儿配方乳粉》《较大婴儿配方乳粉》《幼儿配方乳粉》团体标准。该系列标准由河北省食品检验研究院、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共同起草,2021年2月1日实施。

  尽管属于非强制标准,企业可自愿采用,该标准的出台还是引起了业内热议,关注焦点在于其中要求“所使用的原料生牛乳应来自自建的奶源基地”,对于眼下国内多数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来说,这是道难过的坎儿。

  据了解,目前国内建一座万头牧场的投资规模约为8亿元,基建成本和奶牛购买投入各占50%左右。而以生牛乳为原料,意味着生产企业主要采用的是以生牛乳为主要原料的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由于采用湿法工艺对奶源地与工厂之间的距离有较高要求,必须围绕工厂布局牧场,并在牧场周围建设相应的配套设施,因此一般中小奶粉生产企业很难做到。

  母婴行业独立评论员年永威认为,经济越发达,分工越细,并非所有企业都要搞全产业链,这既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也不利于行业的充分竞争,“生产工艺只是一种生产方式而已,没有高低好坏之分,不应该以半官方的方式去加以引导。”

  乳业专家宋亮则认为,河北奶协出台的团体标准是非强制性的,更多是结合地方婴配粉企业优势,将其作为河北奶业振兴的一个基础。“目前来看,君乐宝的种养加一体化模式已得到全国同行认可,像甘肃、宁夏都在打造乳业产业集群,试图培育当地的龙头品牌。”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目前河北地区主要的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包括君乐宝、三元、旗帜,均拥有自建牧场和工厂。2020年6月,预计年产奶粉5万吨的君乐宝旗帜二期项目动工,一同布局的还有君乐宝在张家口坝上草原自建的38万亩牧草基地。

  干湿法“较劲”20年

  伴随河北奶协团体标准的出台,干湿法工艺的未来走向也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干法工艺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2000年左右风靡国内市场,这与湿法工艺成本较高有关。由于国内奶源、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生牛乳成本比进口大包粉高出一倍以上。而湿法工艺需要企业自建奶源,对奶源质量稳定性提出较高要求,进一步加大了企业成本。

  业内人士吴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湿法工艺是将生牛乳直接喷雾干燥加入营养成分制成,需经过收奶、杀菌、搅拌、均质、加热、喷粉等流程,工艺较复杂;干法工艺则是用混合机、包装机等设备将大包粉、营养素等搅拌在一起,工艺相对简单。“一些从事干法工艺的小企业,只需投入200万元买一个搅拌机就可以生产,一年就可赚回成本,市场不好还可随时退出,2016年出台的配方注册制新政对这种投机企业产生了较大影响。”

  飞鹤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虽然湿法工艺、干法工艺及干湿混合工艺生产的婴配粉均符合国家标准,但湿法工艺在一些乳业发达国家是主流生产工艺,我国也在《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2013版)》等相关文件中倡导湿法工艺,允许干湿复合工艺,限制发展干法工艺。近年来,随着我国乳业不断发展,尤其是龙头乳企纷纷布局上游牧场,使得湿法工艺的推广和普及成为可能。

  据了解,目前飞鹤、伊利、蒙牛、君乐宝、贝因美、三元、完达山等国产奶粉品牌均有自建或自控奶源。而采用生牛乳作为主要原料,采用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以“新鲜”“营养”为产品卖点,已成为不少奶粉企业的营销手段。

  “纯干法工艺的淘汰是行业逐步迭代出来的,与行业整体进步、品质提升以及国家管控、标准的趋严均有关系。”据湖南“爸爸爱”母婴连锁创始人唐利了解,我国婴配粉行业自2004年开始就淘汰了部分纯干法工艺,营养成分添加及标注向更加精确、均衡的方向发展,逐步减少了“≥”此类模糊标注。“基本在2008年,湿法工艺和干湿混合工艺奶粉的整体占比已开始上升。”

  配方仍是产品核心

  一位国产奶粉品牌负责人认为,目前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在婴配粉行业有扩大趋势,尽管消费者目前还没有注意到工艺层面,但相关企业已经以此作为竞争差异。

  据唐利观察,目前消费者购买婴幼儿奶粉时,最关心的仍然是配方,其次才是奶源、工艺。与20年前干法工艺盛行的时期相比,目前采用湿法工艺的奶粉企业数量并没有增加,但随着飞鹤、伊利、君乐宝等国产奶粉品牌市占率不断提升,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奶粉将形成规模优势。

  “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在过去5年实现稳步增长,截至2020年国产奶粉份额已经超过外资奶粉份额。”欧睿信息咨询包装食品首席分析师周晶晶1月24日公开表示。而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婴幼儿进口奶粉数量约为41.7万吨,2019年进口数量降为34.5万吨。另据兴业证券研报数据,2019年国产奶粉前五大品牌市占率分别为飞鹤13.3%、君乐宝5.5%、伊利5.3%、澳优5%、合生元4.9%。

  “目前几大国产奶粉头部企业的全产业链模式已经建成,而腰部以下企业很难做到,这就形成了一定壁垒,与中小品牌形成了产品区隔。此外,头部企业近几年都在宣传,将生牛乳、湿法工艺作为卖点,消费者心智被逐渐教育,关注度越来越高,很可能推动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成为一种趋势。”唐利分析称。

  目前,这一影响开始在部分消费者中有所体现。江西母婴店老板吴芮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抖音、快手、小红书、微博等平台,一些育儿博主开始将湿法工艺作为奶粉测评的一项指标,其中不乏误导信息。“现在一些消费者看到产品配料表中有乳粉成分,就认为湿法工艺掺假。”

  贝因美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很多婴幼儿配方奶粉采用的并非纯湿法工艺,而是湿混工艺,将生牛乳等大众原料和普通营养素用湿法工艺生产基粉,再用干法工艺混合特殊营养素生产成品。“相对于纯干法工艺,湿法工艺营养素添加更加均匀,产品粉体性状更加均匀完好,且有利于在微生物、杂质等方面的品质控制。不过纯湿法工艺不利于乳铁蛋白、益生菌、DHA、ARA等营养成分的稳定性及口感,因此目前湿混工艺是较佳的一种工艺类型。”

  这一说法与宋亮、唐利了解到的情况相符。宋亮认为,“衡量婴幼儿奶粉的核心仍在于配方。”宋亮认为,目前每种生产工艺都在逐步改进,不能以此判断奶粉优劣,而企业采用何种工艺,需与自身掌握的资源相匹配。

  自2月1日起,由河北省奶业协会发布的3项婴幼儿配方奶粉地方团体标准将实施,标准中“所使用的原料生牛乳应来自自建奶源基地”的要求成为关注焦点。

  有业内人士认为,该标准是为河北省内的几家婴幼儿奶粉企业量身定制,所有婴配粉企业都做全产业链并不现实,且生产工艺没有好坏之分,决定奶粉品质的核心仍在配方。

  也有资深渠道商告诉新京报记者,与20年前干法工艺盛行国内的状况相比,目前采用生牛乳为原料开展湿法工艺的婴配粉企业数量并没有增多,但飞鹤、伊利、君乐宝几大国产奶粉头部品牌的市占率不断提升,且产品多采用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这就在规模上形成了优势。随着几大品牌不断进行消费者教育并以此作为产品区隔,湿法工艺、湿混工艺或逐渐成为趋势。

  河北奶协团标引行业关注

  2020年12月31日,河北省奶业协会发布《婴儿配方乳粉》《较大婴儿配方乳粉》《幼儿配方乳粉》团体标准。该系列标准由河北省食品检验研究院、河北三元食品有限公司、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共同起草,2021年2月1日实施。

  尽管属于非强制标准,企业可自愿采用,该标准的出台还是引起了业内热议,关注焦点在于其中要求“所使用的原料生牛乳应来自自建的奶源基地”,对于眼下国内多数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来说,这是道难过的坎儿。

  据了解,目前国内建一座万头牧场的投资规模约为8亿元,基建成本和奶牛购买投入各占50%左右。而以生牛乳为原料,意味着生产企业主要采用的是以生牛乳为主要原料的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由于采用湿法工艺对奶源地与工厂之间的距离有较高要求,必须围绕工厂布局牧场,并在牧场周围建设相应的配套设施,因此一般中小奶粉生产企业很难做到。

  母婴行业独立评论员年永威认为,经济越发达,分工越细,并非所有企业都要搞全产业链,这既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也不利于行业的充分竞争,“生产工艺只是一种生产方式而已,没有高低好坏之分,不应该以半官方的方式去加以引导。”

  乳业专家宋亮则认为,河北奶协出台的团体标准是非强制性的,更多是结合地方婴配粉企业优势,将其作为河北奶业振兴的一个基础。“目前来看,君乐宝的种养加一体化模式已得到全国同行认可,像甘肃、宁夏都在打造乳业产业集群,试图培育当地的龙头品牌。”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目前河北地区主要的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包括君乐宝、三元、旗帜,均拥有自建牧场和工厂。2020年6月,预计年产奶粉5万吨的君乐宝旗帜二期项目动工,一同布局的还有君乐宝在张家口坝上草原自建的38万亩牧草基地。

  干湿法“较劲”20年

  伴随河北奶协团体标准的出台,干湿法工艺的未来走向也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焦点。

  干法工艺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2000年左右风靡国内市场,这与湿法工艺成本较高有关。由于国内奶源、人力成本居高不下,生牛乳成本比进口大包粉高出一倍以上。而湿法工艺需要企业自建奶源,对奶源质量稳定性提出较高要求,进一步加大了企业成本。

  业内人士吴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湿法工艺是将生牛乳直接喷雾干燥加入营养成分制成,需经过收奶、杀菌、搅拌、均质、加热、喷粉等流程,工艺较复杂;干法工艺则是用混合机、包装机等设备将大包粉、营养素等搅拌在一起,工艺相对简单。“一些从事干法工艺的小企业,只需投入200万元买一个搅拌机就可以生产,一年就可赚回成本,市场不好还可随时退出,2016年出台的配方注册制新政对这种投机企业产生了较大影响。”

  飞鹤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虽然湿法工艺、干法工艺及干湿混合工艺生产的婴配粉均符合国家标准,但湿法工艺在一些乳业发达国家是主流生产工艺,我国也在《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2013版)》等相关文件中倡导湿法工艺,允许干湿复合工艺,限制发展干法工艺。近年来,随着我国乳业不断发展,尤其是龙头乳企纷纷布局上游牧场,使得湿法工艺的推广和普及成为可能。

  据了解,目前飞鹤、伊利、蒙牛、君乐宝、贝因美、三元、完达山等国产奶粉品牌均有自建或自控奶源。而采用生牛乳作为主要原料,采用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以“新鲜”“营养”为产品卖点,已成为不少奶粉企业的营销手段。

  “纯干法工艺的淘汰是行业逐步迭代出来的,与行业整体进步、品质提升以及国家管控、标准的趋严均有关系。”据湖南“爸爸爱”母婴连锁创始人唐利了解,我国婴配粉行业自2004年开始就淘汰了部分纯干法工艺,营养成分添加及标注向更加精确、均衡的方向发展,逐步减少了“≥”此类模糊标注。“基本在2008年,湿法工艺和干湿混合工艺奶粉的整体占比已开始上升。”

  配方仍是产品核心

  一位国产奶粉品牌负责人认为,目前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在婴配粉行业有扩大趋势,尽管消费者目前还没有注意到工艺层面,但相关企业已经以此作为竞争差异。

  据唐利观察,目前消费者购买婴幼儿奶粉时,最关心的仍然是配方,其次才是奶源、工艺。与20年前干法工艺盛行的时期相比,目前采用湿法工艺的奶粉企业数量并没有增加,但随着飞鹤、伊利、君乐宝等国产奶粉品牌市占率不断提升,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奶粉将形成规模优势。

  “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在过去5年实现稳步增长,截至2020年国产奶粉份额已经超过外资奶粉份额。”欧睿信息咨询包装食品首席分析师周晶晶1月24日公开表示。而海关数据显示,2018年婴幼儿进口奶粉数量约为41.7万吨,2019年进口数量降为34.5万吨。另据兴业证券研报数据,2019年国产奶粉前五大品牌市占率分别为飞鹤13.3%、君乐宝5.5%、伊利5.3%、澳优5%、合生元4.9%。

  “目前几大国产奶粉头部企业的全产业链模式已经建成,而腰部以下企业很难做到,这就形成了一定壁垒,与中小品牌形成了产品区隔。此外,头部企业近几年都在宣传,将生牛乳、湿法工艺作为卖点,消费者心智被逐渐教育,关注度越来越高,很可能推动湿法工艺或湿混工艺成为一种趋势。”唐利分析称。

  目前,这一影响开始在部分消费者中有所体现。江西母婴店老板吴芮告诉新京报记者,在抖音、快手、小红书、微博等平台,一些育儿博主开始将湿法工艺作为奶粉测评的一项指标,其中不乏误导信息。“现在一些消费者看到产品配料表中有乳粉成分,就认为湿法工艺掺假。”

  贝因美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很多婴幼儿配方奶粉采用的并非纯湿法工艺,而是湿混工艺,将生牛乳等大众原料和普通营养素用湿法工艺生产基粉,再用干法工艺混合特殊营养素生产成品。“相对于纯干法工艺,湿法工艺营养素添加更加均匀,产品粉体性状更加均匀完好,且有利于在微生物、杂质等方面的品质控制。不过纯湿法工艺不利于乳铁蛋白、益生菌、DHA、ARA等营养成分的稳定性及口感,因此目前湿混工艺是较佳的一种工艺类型。”

  这一说法与宋亮、唐利了解到的情况相符。宋亮认为,“衡量婴幼儿奶粉的核心仍在于配方。”宋亮认为,目前每种生产工艺都在逐步改进,不能以此判断奶粉优劣,而企业采用何种工艺,需与自身掌握的资源相匹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