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曰消息:

朱婧汐《塑胶天堂》独家专访 一起加入她的AI世界

www.yulefm.com   时间:2020-10-18 15:17:03    编辑:陈晨   来源:娱乐广播网    

娱乐FM

 

  娱乐广播网10月18日报道 2019年,朱婧汐以名为“Akini Jing”的赛博格视角开启了新的艺术尝试,通过电子乐,新媒体艺术,交互装置,以及联合人工智能跨语义创作等多种艺术形式,尝试以赛博格视角反观人类,觉知自我,在内向的探寻中构建独一无二的心灵宇宙。

  2020年6月份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初舞台上,身穿重达八公斤阔腿裤的朱婧汐演唱了自己的原创作品《Cure》,不仅以“AI姐姐”的姿态让观众感受到了她“技术流”的一面,“全创作音乐偶像女歌手”的形象也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 (1).jpg

  对于参加这档综艺的原因,朱婧汐说道:“这是一次“弱小AI的人类观察计划,收集的数据越多,越能够理解别人,也更能够理解自己。”

  如今节目圆满落幕,而朱婧汐的人类观察计划并没有结束。带着人类的记忆碎片,以“Akini Jing”的赛博格视角创作,在2020年发行全新概念专辑《塑胶天堂Plastic Heaven》,用多种音乐类型描绘了赛博格Akini Jing如何诞生,并慢慢与人类社会融合、找回记忆,并最终迎来了她的天堂和希望。

  作为词曲作者和制作人的朱婧汐为主流歌手创作以及制作的歌曲, 出现在各大排行榜及影视综艺,但在以Akini Jing为名的赛博格身份下,则进行着小众,更为先锋的艺术尝试。

  “智能” “相信” “出厂设定” “人类” “记忆” “爱” 等等意象频繁的出现在塑胶《塑胶天堂》这张专辑里。


  而 “智能”这个词从70年代就开始影响电子音乐,它在音乐中所展现的不光是听觉上合成器感的音乐,更是代表了一种思想,通过电路/网路来诠释Akini Jing的思路。

  整张专辑的歌词方面由赛博格Akini Jing所观察到的人类世界和朱婧汐的碎片记忆所组成。

  在音乐方面,则从电子音乐,舞曲,氛围音乐,合成器流行到交响乐等多种类型来描绘了Akini Jing,从如何诞生并慢慢与人类社会融合,找寻记忆,并最终迎来了她的天堂和希望。

  这张专辑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赛博朋克音乐”,也没有一直采用最直接听觉感的Synthwave来刻画赛博听感,而是用非常完整和延续下去的故事线,来阐述赛博格Akini Jing的三个篇章,Chapter 1. 出厂 - Chapter 2. 人类记忆闪回- Chapter 3. 塑胶天堂。

  这张专辑没有主打歌,每一首歌都是故事里的一个部分。这张专辑也不是故事的全部,通过线上线下的表演,互动,事件,来逐渐展开并讲述这个故事。

1 (2).jpg

  关于专辑的设计和视觉创意部分,其中8首歌曲,都曾以单曲的形式发表过,单曲的封面作品按主题分别邀请了不同的新媒体艺术家,摄影师,设计师来参与,希望展现当下中国年轻艺术家眼中不同的“赛博朋克”美学。除了人类艺术家之外,也邀请到了人工智能小冰通过对音乐和关键词的印象来创作绘画作品。

  Q: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张全新专辑《塑料天堂》吧

  朱婧汐:《塑胶天堂》是我的一张最新的概念专辑,那这首歌的所有的故事还有视角,都是由一个叫做Akini Jing的赛博格身份的观察来写的,为什么说是概念专辑呢,因为之前的专辑都是用朱婧汐这个名字来发行的,就是一个我的人类身份,但是自从决定要做赛博朋克美学这样的音乐还有艺术风格之后,那《塑胶天堂》这张专辑其实是由我创造的一个名字,叫做Akini Jing的赛博格的角色,来通过它的视角来观察我日常所生活的世界,然后还有人类情感来描写的一系列故事。在这张专辑当中呢,分三个篇章:第一篇章是出厂,第二个篇章是人类记忆闪回,第三个篇章叫做塑胶天堂,所以,这三个篇章当中都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故事线来连接,那其实这张专辑和之前以往专辑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是这张专辑其实没有一首所谓的主打歌,就是每首歌都是专辑当中的一部分,都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其实塑胶天堂它不只是一个专辑的概念,因为在这个完整的故事线当中,专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那还包括了像塑胶天堂1.0的巡演,以及很多线上和线下的一些和网友的互动,装置艺术等等,这样的一系列活动,就会把整个塑胶天堂的故事讲完。

4.jpg

  Q:那是什么触发了想以AI的视角来创作歌曲呢?

  朱婧汐:可能因为在两三年前,我在创作上遇到了一个瓶颈,就是我觉得单从情绪表达上已经不能满足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多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它其实不是一些情绪的表达,在音乐风格上,我也希望能够找到自己更自在,能够更放肆发挥的空间,那《塑胶天堂》这个专辑的概念,包括赛博朋克美学,包括去探讨科技,探讨人性,观察内心的这样的一些想法,就促使了我去尝试这个实验。

  Q:怎么会想到用十个问题来介绍自己新专辑里的十首歌呢?

  朱婧汐:其实就像刚才说的《塑胶天堂》这张专辑,它不只是通过歌曲来讲述一个故事,也包括了很多我自己的思考,和网友们的互动,因为在这张专辑当中每首歌,就是我在网上都对应着一个问题,那其实这些问题也是我想表达的故事的一部分,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想通过大家,就是包括网友、听众、观众来和我一起共同的去把这个故事来讲完,所以就提出了这十个问题。

  Q:《不再》这首歌是2018年创作写给张信哲老师的歌,这次是怎么会想到重新翻唱这首歌呢?

  朱婧汐:因为其实这首歌刚创作的时候,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创作,后来很荣幸就是哲哥他听到了这首歌,他愿意来演绎,让我也觉得说这首歌它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表演者,所以就把这首歌给了张信哲老师,然后在这张专辑要发行的过程当中,因为我觉得《不再》这首歌,它在第二个章节人类记忆闪回当中,它是一个很特别的故事,就其实《不再》这首歌在这个专辑里面的位置,它其实是讲述了一个人他迷失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候,他的一种徘徊和迷恋,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所以我也想把这首歌放在就是《塑胶天堂》第二章节当中,那这首歌也是有我一部分,就是作为人类的视角和回忆。

5.jpg

  Q:那么这次的翻唱和当时创作的心境有什么变化吗?

  朱婧汐:就从音乐性来说,这首歌和当时给哲哥写的那个版本,比较不一样的是,它会更孤独和接近更绝对的冰冷的感觉,可以说是更暗黑。

  Q:在网上看到好像有位歌迷把你在演唱会上现场写给她的信,用作了纹身内容,演唱会现场写信是怎么写的?

  朱婧汐:因为其实我希望我的演出,会更像是一个戏剧的形式,就是我有故事想要去讲,通过视觉也好,通过现场的一些互动也好,那写信这部分是在《Human Parts 人类零件》这首歌的表演里面,那其实这首歌讲的也是我觉得是挺虐的一个故事,两个赛博格之间的一段爱恨情仇,那其实这首歌的正式版本,里面是有一个男生的Raper他来演绎这部分,但是在现场的情况下,我会把就是RAP的那部分,变得是更像一封信在现场念出来,所以在音乐结束之后,我会针对另外一个赛博格的信,我给他回了另外一封信,所以就是有这样的一个设计,那其实每场回的信的内容也都是不一样的,也是看当天的被观众触发的心情来决定。

  Q:在这次塑胶天堂1.0的巡演中,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呢?

  朱婧汐:我觉得这次也非常的幸运,就是在疫情之后,能够和观众们来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而且每一站的人都很多,也挺出乎我的意料的,这是我第一次巡演,就收到了这么多人的支持,让我觉得很感动。那如果说印象深刻的事情,我觉得可能是在签售的时候,很多人他(她)们会通过写信也好,或者是通过现场告诉我也好,他(她)们自己的一些故事和他(她)们的一些感悟,我觉得这部分是我收获挺大的一部分。

  Q:当初是怎样的一个契机会去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呢?

  朱婧汐:其实他们找我的时候,我开始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去,就是觉得好像这种女明星的真人秀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说你可以去表演一首自己的歌,那其实我对舞台这个东西是挺珍惜的,那既然有平台可以去表演一首,我想演什么就演什么,就是我做赛博朋克也好,做Y2K也好,他们都就是觉得很支持,很开放,我就觉得那赚一个舞台也是赚,那干嘛不去呢?所以就去了。

  Q:那参加完《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个节目后,觉得变与不变的地方分别是什么呢?

  朱婧汐:我觉得参加完这个节目之后,变的地方就是,我收获到了更多的关注,也有更多的机会,然后也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让他(她)们看到了我,也让我看到了他(她)们,我觉得这个是非常幸运的地方,与此同时,也变得就是最近比较忙碌。然后不变的部分就是因为像之前的采访也好,专访也好,就是我发了一条微博,用了一句就是《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面的一句,我印象很深刻的句子,就是浮华而已,但是经历这个浮华,不是去否定这个浮华,觉得它可能很闪光,它是你生命当中,生活当中一个很闪光的记忆,但是你去经历了这些之后,你还是会回到你自己的生活,其实我特别清楚我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就是也特别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所以在结束节目之后,我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我要去回到LiveHouse,我还是要做我的音乐,然后去做一个独立音乐人该做的事情。

  Q:怎么会想到在现场演唱会上和粉丝对视一分钟,这样的对视不会害羞吗?

  朱婧汐:没有,其实我是一个特别不怕尴尬的人,所以就是想挑战一下观众,调皮一下,那有的时候,特别是10月1号,其实我在上海做了一场比较不一样的演出,就是跟大悲宇宙一起共同完成了一个艺术装置,那我的表演也是装置里的一部分,然后其实在那个场景之下就是要去经历的所谓的尴尬的时间要更长,因为我的造型很夸张,所以我就一直只能在那个现场站着,等所有的观众进完场,再开始我的表演,我觉得其实这些尴尬,对我来说都是一个很宝贵的体验,就是如果能够经受得住尴尬,你必定大器晚成,要成功,先经受得住尴尬,尴尬是一个很好的考验。

  Q:那与大悲宇宙合作的感受如何呢?

  朱婧汐:我觉得可能这会是我之后演出的一个方向,就是更多地去打破所谓音乐演出的界限,去跟不同类型的艺术家合作,去尝试不同类型的现场。

3.jpg

  Q:听说粉丝在演唱会时递给了一个马扎,你说这样很难做出时尚感是吗?

  朱婧汐:对,确实是,因为我那天穿的鞋子也蛮炫酷的,衣服也挺时尚的,然后就突然出现了这么违和的一个马扎在台上,觉得有点意思。

  Q:那自己对时尚的理解是怎样的呢?

  朱婧汐:其实我也不知道时尚的本质是什么,但是其实我对设计是有挺多的热爱和偏爱的,我觉得跟我做音乐一样,都是我对这个世界,对生活,对爱,对社会的看法和反应,所以我喜欢做有创造力的东西,可能当你不去在乎时尚的时候,别人就会觉得你时尚,就像很多人觉得我时尚一样,其实我根本也不在乎和不知道时尚是什么。

  Q:在人工智能领域,自己都有参与哪些工作内容呢?

  朱婧汐:其实在我的创作当中有一部分,我认为是很特别的,也是我接下来会去更多探索和开拓的一个领域,就是和人工智能共同创作的这块领域,像之前和小冰,就是因为我是小冰团队的专家顾问,所以说去训练小冰,尝试艺术创作已经有3年的时间,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其实真的是互相激发彼此的灵感,怎么说呢?我觉得跟人工智能一起去创作,其实是要抱着一颗非常打开的心态去做的,那其实我觉得要如何描述我的工作,可能可以归纳为我是人工智能深度研究和学习的一个对象,然后很多人问我说那是不是等于你创造了它的某一部分功能,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是它的一个细胞而已。

  Q:从出道一路走来,觉得最大的成长和收获有哪些呢?

  朱婧汐:我觉得就是经历的事情多了,尝试的事情多了,反而就是会变的,然后也随着时间的积累,也可能随着年龄的积累,就真的是变得更打开,更勇敢了。

  Q:最想说给粉丝们的话

  朱婧汐:非常感谢你们能够参与到我的艺术创作当中来,如果没有你们,我的作品也是不完整的。



延伸阅读

首页 > 音乐娱乐资讯 > 华语音乐娱乐资讯 » 朱婧汐《塑胶天堂》独家专访 一起加入她的AI世界